天猫 京东
微商
扫一扫.关注我们

24岁当厂长 胡季强“熬制”康恩贝

2015-07-09   |   点击:3179次

股指巨幅波动之下,产业资本逆势增持成常态。

近日,“浙商资本联谊会”30多位会员联名发出倡议书,呼吁以实际行动共同维护资本繁荣。从6月29日到7月1日,康恩贝三天三公告,“老胡增完管理层增,管理层增完子公司增。”打响大股东护盘第一枪的这位老胡,即康恩贝董事长、浙商资本联谊会名誉会长胡季强

胡季强曾当过赤脚医生,此后少年成名,21岁进厂,24岁就当上厂长,如同煎药一般,一步步将默默无闻的浙江兰溪云山制药厂,发展为现代化的医药集团康恩贝。

曾有媒体这样描述胡季强:“他属于长相没有明星气质,但毫不缺乏野心的那一类企业家,初次见面,你或许会感觉他好像很不好意思,甚至让你怀疑他是不是脸红了。不过,他总是把最激烈的情怀掩藏在内心。”


“越是艰苦越有机会”

毕业三年当上厂长

翻看胡季强人生的最初阶段,他总是屡屡与机会失之交臂,但最终又幸运地被命运眷顾—原因无他,天道酬勤而已。

1961年,胡季强生于浙江东阳,外公曾留学日本学医,父母也都学医学药。1973年,胡季强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小学毕业,当时学校升学靠推荐,但由于父亲被打成右派,他无法进入初中。好在邓小平当年恢复工作,他最终还是被录取了。

初中念完之后,村里大队书记的儿子占用了全村唯一一个升入高中的名额,升学无门的胡季强只得当了一年赤脚医生。所幸,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公社办起了“五七”中学,他得以进入高中。1978年,高考制度全面恢复,胡季强所在的学校共124人参加了这次高考,最后,有两人金榜题名,其中一人就是胡季强,考入了浙江医科大学药学系。

大学里的胡季强更加相信“天道酬勤”这句古训。1982年3月至6月,他与同学去金华药厂毕业实习,是化验室里最勤奋的两个人,每天比职工早上班半小时,先扫地、擦桌子,然后开始做实验,晚上常常工作至深夜十一二点。毕业分配时,厂里点名要他们,虽因种种原因没能成功,却结下了缘分。

相比金华药厂,胡季强的毕业去处可谓低了好几个档次:他被分配到的兰溪云山制药厂只是一家街道企业,只能靠步行和板车进入,厂房、设备都十分简陋。

回忆往昔,胡季强感叹:“其实越艰苦的地方越需要人才,也越有发展的机会。”原兰溪云山制药厂副厂长祝匡善曾回忆,他拿到一份英文科研材料,请当时担任技术员的胡季强翻译。原定一个星期,胡季强熬了一个通宵就赶出来了。祝匡善说,这厂里第一位大学生给他的震撼很大,“这是一种做事业的力量!”

1984年,在干部“革命化、知识化、年轻化、专业化”的影响下,23岁的胡季强当上了副厂长,一年后又升任厂长。


客户难辨“云山”“白云山”

一场尴尬催生“康恩贝”

24岁就当上厂长,在兰溪,胡季强可谓轰动一时。也是在这一年,1985年,在这个年轻人的带领下,康恩贝日后的拳头产品—“前列康”问世。

这个产品的诞生,始于胡季强报到不久就开始负责的课题—“蜜蜂花粉的营养价值研究以及产品开发”。兰溪云山制药厂的前身是兰溪城关镇养蜂场,1969年1月由13个养蜂人创立,对花粉颇有心得。研究过程中,胡季强发现,油菜花粉可以作为治疗前列腺疾病的药物。当时,前列腺疾病并不受重视,男性患者主要靠吃女性激素治疗,但副作用很大。

胡季强和医科院及团队经过三年多的研究,推出了世界上首个以油菜花粉为原料、治疗前列腺增生的药物“前列康”—这被视为康恩贝发展的一大里程碑。

而说到康恩贝这个公司名字,则是始于一场尴尬。前列康虽已打响名声,但彼时,广州白云山制药厂赫赫有名,以至于在1989年全国药品订货会召开时,云山制药厂和白云山制药厂同时在一个酒店请客户吃饭,结果到中午12点云山都没几个人来,一问才知道,客户以为云山和白云山是一个企业,都跑到白云山的席上去了。这对胡季强的刺激非常大:为什么不创一个自己的商号和品牌呢?

  于是,1990年10月18日,康恩贝诞生。“康”是指“前列康”,“贝”是指厂里另一个当家产品—贝贝血宝,“昨天的云山制药厂向你告别,今天的康恩贝向你走来”这句广告语也一时广为流传。

1992年,康恩贝推出心血管药物“天保宁”。为将天保宁更好地推向市场,胡季强决定在杭州设立处方药营销部,构建了康恩贝第一支处方药推广队伍,这一举动,又使康恩贝成为中国较早进行处方药学术推广的医药企业。仅仅三年,“天保宁”单品的产值已过亿,创下市场纪录。

率先迁总部 收购“老八股”

爱冒险爱创新爱折腾

从研发新药的角度来说,胡季强一直扮演着第一个岗位“技术员”的角色。而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说,他绝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员。早在1994年,他就将成长在兰溪的康恩贝集团迁到杭州,成为浙江省内首个总部迁杭的企业,由此引发了浙江省企业总部迁杭的风潮。

这一年,康恩贝还成功收购沪市老八股之一的“浙江凤凰”,开创非上市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的先河。这两件事,在出手时看来,着实让人觉得惊讶;但事后看来,又确实是一种创新。

试新尝鲜,胡季强从不犹豫。坐落于杭州滨江江南大道旁的康恩贝总部大楼,是一幢白色蜂巢造型建筑,特别显眼。外墙装修时,胡季强选了一种复合材料,不但成本偏高,而且是新研发产品,呈现效果未必恰到好处。

但他还是坚持选用,“一次性投入成本是高了,但后期维护成本低,”胡季强说,“我喜欢创新产品,也很愿意尝试。”

和胡季强聊天,“资本市场”、“新常态”、“合作共享”这些词被反复提起,特别是“外延并购”,3个小时内前后提起7次。去年4月,康恩贝集团发布公告,以近10亿元收购贵州拜特制药有限公司51%的股份。这是康恩贝历史上涉及标的最大的并购活动。此前,康恩贝还陆续收购了江西天施康、云南雄业制药、内蒙古伊泰药业,“这不但给康恩贝带来更快速的发展,同时也能够通过整合,带动康恩贝的一些资源和它进行互补,使得我们的内生发展可以更快一些”,胡季强说。目前看来,这样开放合作的效果十分明显,康恩贝2014年报净利润5.52亿,同比增长32.26%。

胡季强说,康恩贝迁到杭州20年所展示出来的创新、开放、合作,在本质上其实与杭商精神十分吻合,“不依赖特定资源、不相信特权和垄断,都是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需要具备敏锐的眼光和梦想,还要有一点儿冒险的魄力”。


总部迁杭州 税收留兰溪

在中国,公司总部迁移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。康恩贝从兰溪迁至杭州,是因为当时兰溪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落伍了,一批国有企业破产,拖累银行。胡季强在接受《杭商》杂志采访时回忆,“当时我们要在兰溪的一个银行里贷50万,都要跑到金华批。这样一个情况下,企业发展受限制。”“我们当时向兰溪市政府作出的承诺是,我们把总部移到杭州,但税收仍放在兰溪,而且保证税收每年递增不低于15%。”


实习时的勤奋 14年后“立功”

至于胡季强1982年曾实习过的金华药厂,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,它是金华最大的制药厂,但到了1996年,已因严重亏损走到公开转让的地步。康恩贝等四家企业参与竞争受让。当时共有25个评委,其中有20个是政府官员,另有3个专家、2个厂领导。胡季强回忆:“最后是两名厂领导出于对我当年勤奋的信任和肯定,投了关键的一票,使我们花2600多万顺利拿下金华药厂。当然我们也不负众望,不仅成功救活这个陷入困境的企业,而且使其成为金华首屈一指的利税大户。”四年后,康恩贝改制为民营企业。


  伞状品牌VS树状品牌

德鲁克的一句话一直被奉为商界圣经:做对的事情,远比把事情做对更重要。

日本许多公司采用单一品牌战略,或者说伞状品牌发展战略,不同产品顶着同一个品牌行走市场,比如三菱,从汽车到家电无所不包。这样的战略初期有它的优势,但是随着产品线的延伸、同质化竞争的加剧,品牌在各自领域的竞争力反而减弱。2008年开始,这些企业全线亏损,金融危机当然是诱因,根源却是它们的品牌战略。

而康恩贝从起步之初就在探索另一种可能。

从前列康到天保宁,都是先将一个品牌做成某个领域的老大,再推另一个品牌,这是树状品牌战略的要义。

经过多年经营,如今康恩贝品牌已蔚然成林,除前列康、天保宁稳居国内各自领域第一品牌,还有康恩贝高山铁皮石斛、“康恩贝”肠炎宁、珍视明、阿乐欣、乌灵等在不同地区、不同治疗领域的知名品牌。



(综合浙江经视、《小康·财智》《杭商》《今日早报》《金华日报》《医药经济报》《都市快报》报道)


返回列表